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19歲少女在廣東佛山花海自拍 不幸被火車撞亡

北京西直門一小區發生燃氣爆燃 因燃氣管被挖斷

習近平創建首個創新戰略伙伴關系

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轉任國家民委副主任

江西一老橋下現女童尸體 初步判斷已死亡一周

廣東落馬官員勸哥哥適可而止遭反諷:管好你老婆

鹿晗粉絲通宵排隊跟偶像扶過的郵筒合影,素質棒棒噠!

沈陽市民一算嚇一跳:1年光周末遛娃就花上萬

“第二屆全國手機媒體看江西”啟動

近一年合肥5干部意外身故 高曙東墜樓案排除他殺

19歲少女在廣東佛山花海自拍 不幸被火車撞亡

北京西直門一小區發生燃氣爆燃 因燃氣管被挖斷

習近平創建首個創新戰略伙伴關系

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轉任國家民委副主任

江西一老橋下現女童尸體 初步判斷已死亡一周

廣東落馬官員勸哥哥適可而止遭反諷:管好你老婆

鹿晗粉絲通宵排隊跟偶像扶過的郵筒合影,素質棒棒噠!

沈陽市民一算嚇一跳:1年光周末遛娃就花上萬

“第二屆全國手機媒體看江西”啟動

近一年合肥5干部意外身故 高曙東墜樓案排除他殺

最底層一線人員是重要縮影

來源: | 2019-06-19 12:17:21 | 人氣:

導讀:當下的中國制藥行業,每天充斥著大量的政策信息(如“一致性評價”、“4+7”)、資本信息(如上市、融資、股票)、以及產品信息(如獨家、首家)。中國制藥行業的發展蒸蒸日上,毋庸置疑,行

當下的中國制藥行業,每天充斥著大量的政策信息(如“一致性評價”、“4+7”)、資本信息(如上市、融資、股票)、以及產品信息(如獨家、首家)。中國制藥行業的發展蒸蒸日上,毋庸置疑,行業內也涌現出大量的首席科學家、商業翹楚BD、資深分析師等。但行業應該以這些“大牛”來體現整體發展狀態嗎?筆者近期有所感觸,行業最為底層的生產一線操作人員,也許更能體現我國當前制藥業狀態。

1.生產一線操作人員的工作狀態&環境

大家都知道,制藥行業存在一定的污染,近年來已逐漸被政府要求遷到城市外郊,遠離市區生活區,所以,生產一線的操作人員通常乘坐班車通勤。每天清晨從一個城市的四面八方趕班車,前往廠區,完成一天的生產任務(通常為早8晚8)。到達廠區后,按照工藝員或主任所要求的指令,開始一天的生產工作。

在一天的生產工作中,節奏通常比較快,很難有休息的機會(喝口水都很難);環境相對比較糟糕,超大量的溶劑試劑、蒸汽粉塵,難免接觸(通常接觸量很大,不小心吸一口,絕對的醍醐灌頂);手機是絕對不允許攜帶的,一天會遠離信息很多很多...

其實,苦和累,工作狀態和環境,沒什么可說的,想說的是,絕大多數人,每天完全按照指令進行快節奏的生產工作,很少會有思考和學習的機會,且時間一長,真的變成了坐實了的操作工,很難有質的提升;而國內制藥企業的硬件設施,雖有各方面的要求,但實際上很難為他們匹配上到位的防護;除物料易燃易爆存在隱患外,又有哪些醫藥中間體能真正無毒?日積月累下來,著實對身體傷害不小。

image.png

2.一線操作人員的晉升路徑

再說說他們的晉升路徑。一個生產一線操作人員,一直從事自己所在的行業和工作,他接下來的崗位通常會沿著操作工、班組長、車間主任、部門經理、廠區經理...再之后就是純粹的管理層了。貌似看著還可以,是正常的軌跡,存在一定的上升空間。而實際上,每個崗位的變化往往會經歷至少3年、5年、甚至10年,且這還是在藥廠經營相對穩定的前提下...當然了,空降和跳槽等情況,另算。

在與這些一線崗位的朋友接觸的過程中發現,的確有2-3年即成長為班組長的,自然也有工作5-6年、甚至10-20年還是操作工的。而廠區的主任、經理級別的管理層,30歲以下的,很少見(至少我沒看到),通常在40歲以上。很多人為了崗位的提升,通常選擇跳槽,而跳槽過程往往是由當前企業跳到規模小一點的企業,雖眼下狀態貌似升遷,但卻著實很難再有所建樹,畢竟從高的平臺到低的平臺,視野會相對變窄。

且進一步說,當達到經理級別(往往在45歲以后),也就是曾經所謂的副廠長附近的職位,再想成為一個公司的總經理,很難很難,因為到了那個層面已不再是保持廠子穩定的生產,更重要的是方向和品種的把控,這就是接下來要說的瓶頸問題。

image.png

3.生產一線人員的成長瓶頸

說到瓶頸問題,我覺得是最讓人頭疼的。首先,在操作工階段,人員來源五花八門,學歷上有大專、有中專、當然也有本科,專業背景也是錯綜復雜(學歷和專業絕對是當前國內制藥業的重要縮影體現)。所以,在這些前提下,許多干了兩三年的操作工,除了可以盡職盡責的完成自己的本職工作外,大多都是完全不明白自己做的是什么藥物?什么反應?為何這樣操作?等等。這對其整體提升是非常不利的。

當然,可能有人會說,操作人員的職責就是將指令按照要求進行實施,上述所說的理論,更多的是研發人員、工藝人員的事情。但,往往就是這些所謂別人的事情,就是其個人發展的最大瓶頸。要知道,今天一個操作非常熟練的一線工人,是很容易被日新月異的自動化所代替的,而一旦被代替,生存生活都是問題,還談什么未來呢?

所以說,相對較低的學歷背景、單一且繁重的工作要求、沒有配套的培訓學習、不能獨立的強化專業知識等等,都是一線人員未來成長的瓶頸。而這些看似可以解決的瓶頸問題,現實中卻又是很難解決,至少我周邊的小朋友們各方面的主動性,并不強,大部分都本著“年輕”的資本,沒有看到未來的艱難...

4.傷感情的薪資

剛入職的操作人員,薪資能夠拿到多少?很少。通常情況下,在一二線城市,剛入職的操作人員轉正后,到手工資會在3000~3500左右,及年終的13薪,工資相對非常穩定。而所在的城市,市區房價通常會是月工資的5~10倍,郊區也會是在3~4倍,高昂的生存生活成本,通常讓剛入職的年輕人,坐立不安,看不到希望。

所以,一線操作人員的離職率相對較高,而離職之后的去向,通常不會再選擇本行業了,因為他們能看到自己的工資帽是在何種高度,而這個高度通常是不可能依靠當前的力量在一個城市留下的,即使一天24h不間斷工作,也達不到...

5.感觸

2019至今,即將半載,筆者所了解的某一線城市開發區的一個國企藥廠,生產一線操作人員竟然離職一半,許多項目品種也因人員的離職而停滯!一些選擇放棄大城市回老家了,一些選擇跳槽去賺的多一些的行業了,很少一部分是選擇去另一家廠子...

有時也在感嘆,在國內一二線城市,一個個懷揣著一定夢想的年輕人,脫掉了時尚的外衣,穿上了藍色的工服,埋頭苦干多年,卻又最終選擇放棄,著實可惜卻又十分理解!但,仔細觀察又會發現,制藥,這個行業所留下來的一線人員,他們并不傻,而是更加耐得住寂寞,更加知道自己要學的東西還很多,更加明確自己的方向。而對于國內藥企,也正是這些堅持到最后的中流砥柱,可以讓企業在面對當下及未來錯綜的變革時,有更多的底氣!


相關推薦

上海一男子自掛高架橋下 身穿“冤”字背心 上海一男子自掛高架橋下

現場現場  法晚深度即時(稿件統籌 朱順忠 實習生 尚妍)今日,法晚記者從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官方微博獲悉,今日9時40分許,靜安公安分局接110報警稱:在共和新路、中山北路路口

北京今起十條大街禁行電動自行車 警方先期勸離 北京今起十條大街禁行電動

  今天上午,東單路口由北向南橫穿長安街的電動自行車騎車人在非機動車道等待放行。甘南攝  今天早晨,長安街的非機動車道上,不見了高速穿行的電動車,也沒有一路疾馳的電動三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下载江西快3开奖平台